昨天中午买了一只拉布拉多,取名拉菲,今天中午,已将其送走。如实记录这一冲动的决定。身边有朋友养宠物,每次到他们家玩的时候,都会觉得那些猫猫狗狗非常可爱,逗玩它们。朋友圈各种秀宠物的美照,同样让人心动。虽说早已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但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有种彻骨的孤独感袭来,伴随着对人生意义的质疑,对生命空虚的感慨。种种缘由,让我多次起念,养只宠物丰富生活,寻点寄托。但我迟迟未有行动,究其原因...

今天周一,又要出差,在机场写写周末的事。在朋友圈看到侄子的开学典礼,意识到,又到了开学季。今年9月1日刚好是周六,学生时喜欢这样的日子,暑假可以多玩两天。回想过去,再对比现在,学生时代真的太无忧无虑了。四月起,我没有在杭州待过完整一月,常常出差北京或广州,往往一待便是整周。曾经十分羡慕经常出差的同事,觉得可以借着出差,行走在不同城市之间,感受不同的生活,北京的胡同、广州的美食……现在早已打消...

中午吃饭的时候,看了下HT的行情,已经跌至2.6刀了,破了3刀的心理底线,但仍然没有勇气平仓,期待着奇迹的发生。一个很无奈的现象,虽然长期投资有很理性的认识,虽然曾深信HT长期必然会涨回来,甚至现在仍然觉得会涨回来,然而,当价格跌跌不休,这种深信不堪一击。另一方面,我也清楚巴菲特的那名名言,别人恐怖时我贪婪,所有人都挥泪止损的时候,就是进场的机会,此时此刻不正是这样的机会么,但我却没有信心,...

股市已然瀑布,谁料币圈更苦。抄底半山腰,重蹈覆辙无数。觉悟?觉悟?韭菜不归之路。——于2018年6月24日回九江的高铁上

一直都不知道外婆多少岁,昨天问妈妈才知道有81岁高龄了。从我家到外婆家有几公里的路,小时候经常去,而且没有公共交通,经常是走路过去的。外婆家有个很大的床,床沿很高,那时个子矮,要踩着板凳才能爬上去,夏天的时候,蚊子多,我经常惬意的躺在上面,外婆就拿着蒲扇给我赶蚊子,默默着摇着,直到我睡觉。童年我收到压岁钱的机会不多,但每次到外婆家总是能有一份,从未缺席,也因此我总爱去外婆家。外婆是小池人,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