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正在火车站。

早上六点就自然醒了,规律的作息也算是16年最大的收获之一。小区的店都停业了,买不到正经的早餐,于是在一鸣奶吧买份面包将就一下,吃过之后再把行李整理妥帖,看看时间,八点不到,下午两点的火车回家,还有几个小时呢。

年前这段时间心绪万千,想写点东西却无从下笔,决定早点出发去火车站,趁等火车的时候写点,便有了这篇文章。所有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昨天下班回家,坐在公交上,乘客比之平时少了很多,都是空位,直到小区车站,车上也没有坐满过人。平时吃饭的几个餐馆,只有一家开着,前些天跟老板聊天,说会开到二十九,对我无疑是个好消息。在他们家吃过晚饭,想着今天要坐火车回家,买了一袋全麦面包和早餐包,权当旅途上的干粮。

车票很难抢,只买到K字头的,足足要座12个小时,按以往经历,估计还会晚点不少。人的适应性是很强的,不知何时开始,对晚点不再抱怨了,那是多出来的胡思乱想的时间。买票的时候,没有用抢票软件,觉得那对人不公平,但在互联网上买本身对线下买票也是一种不公平,不是吗。我开始偏向一些传统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对这种倒退感到担忧又带点庆幸。

早上阳光灿烂,一周前就查过天气,九江和杭州春节期间都是晴空万里。因为时间充足,没有打车,而是坐公交,甚至于原本可以在闻皇庙转1号地铁到车站,我却偏偏绕了远路,坐到终点站,然后转4号地铁。仿佛可以推迟回家的时间一般。

坐在公交上,伴着阳光,听着音乐,在即刻上翻到一篇泰戈尔的《人生旅途》。开篇写着「我在路边坐下来写作,一时想不起该写些什么」。与我相似的开头,只是他的文字更美、充满希望,有一段写道:

浩茫的宇宙为旅行顺利而歌。光芒四射的太阳乘车驶过无垠的晴空。整个世界仿佛欢呼着天帝的胜利出现了。黎明笑吟吟的,臂膀伸向苍穹,指着无穷的未来,为世界指路。黎明是世界的希冀、慰藉、白昼的礼赞,每日启东方金碧的门户,为人间携来天国的福音,送来汲取的甘露;与此同时,仙境琪花的芳菲唤醒凡世的花香。黎明是人世旅程的祝福,真心诚意的祝福。

我被这段文字吸引了,但只是羡慕其其绚丽的描绘,而感受不到黎明与阳光的美好。只关心境,无关风月。

长大了,便不再期待春节。小时候,春节是礼物、是奇迹;如今,春节是负担、也是仪式。在360个单调繁忙的日夜之后,它提醒我,不要无谓的忙碌,站在高处看看自己的一生。我看了:后面是一片荒芜,没有亮色;而前面,笼罩在一片薄雾当中,似天堂、亦如深渊。

每次回家,老妈都会问我「你想家吗」(晚上到家的情景已经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了),而我都是沉默以对——我确实不想家。高中住校,是我第一次离家,就注意到自己无论周末或是寒暑假,我都是最后一个回家,第一个返校的。当然不是要争什么,只是家——也许是抽象的,也可能是具体的——对我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经历塑造出我这么个另类,在我的印象中,我的童年是很正常而普通的。

2016年过的并不顺利,在博客及微博中多次吐槽过低落的情绪,昨晚翻出去年年初的日记,发现一切没变,但一切又变了。10年后(或许两三年后)回顾这一年,它大概会成为我人生的一个重要的转折。因为我放弃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想法,也意识到,已经过了面对任何挫折都能用「还年轻,慢慢来」为借口的年龄,老妈在电话中也越来越少的用类似的言语来宽慰我。也许这可以称之为成熟,但也说明我不再年轻,有些东西在时间的长河中不可避免的到来,容不得我拒绝。

刚刚,手机里随机播放的音乐,又放到了Beyond的《再见理想》,早上在公交上也边听边看歌词:

独坐在路边街角,冷风吹醒
默默地伴着我的孤影
只想将吉他紧抱,诉出辛酸
就在这刻想起往事
心中一股冲劲勇闯
抛开那现实没有顾虑
仿佛身边拥有一切
看似与别人筑起隔膜
……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