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一天会更两篇。封楼后续。不能出门,只能点外卖,当然,即便能出门,我也点外卖。虽同是外卖,却有不同,前者自愿,后者无奈。晚上点的外卖到了一会,但手头上工作多,7点多下楼取外卖时,还想着工作,开了小差。取了外卖回到楼上,发现钥匙落在里面,进不去。一个人住,难免遇到这种事,所以我早在公司放了备用钥匙,但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有一天会封楼期间忘了钥匙。下楼和白衣交涉,不行。他们做不了主,让我联...

来上海后,住的地方离公司近,工作日通常9点起床,立马点个早餐外卖送到公司,接着蹲坑、洗漱,然后背着电脑出门,走到公司,外卖已经送到,然后吃过早餐,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今早也是9点起床,醒来时隔壁学校操场上的嘻闹声不断,一切如往常一样。但下楼时,却发现大门关着,门口被移动栏杆围着,里外各有一张桌子,外面的桌子前面坐着两个白衣壮汉。两人看到我和另外一位刚好一同下楼的小伙子,没有说话,做了个手势,...

最近在牛牛的推荐下,读了马伯庸的《长安的荔枝》,几万字的中篇,读起来很快,也非常精彩。小说把「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个典故的执行过程给写出来了,涉及很多职场现实,过程很残酷。作为打工人,读起来又很亲切,很容易代入角色。老板的需求首先,是皇帝(大老板)提了一个临时需求:背景:为给贵妃过生日,需要荔枝鲜(即新鲜荔枝)需求:6月1日贵妃生日当天,需要将新鲜荔枝运至长安,且必须是岭南出产...

降温了,冷。记一件今天的事。一、约个顺风车回上海今天要回上海,从早上开始约顺风车。刚开始约拼车,订单价格130左右,要我出高速费,因为有人平摊,20来元尚能接受,便同意了,结果司机讲另外几个人不愿意,取消了订单。(其实也难怪,司机拼了4个人,后面要挤3个人,如果不是承诺先接我让我坐前面,我也绝对不愿意。)然后重约独享,订单价格320,也要我额外出高速费,预计要80-100元,这我就不愿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