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ue

《心智探奇》笔记02:心智初探

本文是对第一章中「心智的反向工程」及「进化心理学 VS 标准社会科学模型」两节内容的小结。

作者首先开宗明义,给出论断:

探讨心智的复杂结构是本书的宗旨。其核心思想可以浓缩为下面这句话:心智是一套由计算器官组成的系统,它经自然选择的设计来解决我们祖先在茹毛饮血的生活中所面临的那类问题,具体包括:理解和操控物体、动物、植物以及他人。该定义可以细分为几个论断:心智就是大脑所做的事情。具体而言,就是大脑加工信息,而思考是一种计算。心智的组成部分是模块或心理器官,每个模块都经过专门的设计而成为人与世界互动的某一方面的专家。模块的基本逻辑是由我们的基因图谱所规定的。其操作被自然选择所塑造,来解决漫长的进化历史中我们祖先在游牧采摘生活中遇到的问题。我们祖先所碰到的各种问题其实是我们基因所面临的一个大问题的一些子任务。这个大问题就是以最大化的数量将基因复制到下一代。

这段话的核心有两点:其一,心智是一个复杂计算系统;其二,心智是进化的产物。

心智计算理论

心智研究中有个难题是:如何将信念、意图以及我们精神生活中的东西,与大脑这坨物质联系起来。心智计算理论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信念或意图以信息的方式存在于我们的大脑,他们信息是大脑中物质的状态或过程,他们可以表征外部世界。此外,有些信息是由我们的感觉器官所产生的。各种信息之间,可能会发生碰撞、计算而产生新的信息,某些信息最终可以转会为我们的行为。

心智计算理论中一个重要的思维是模块化,相应的概念为心智器官。如同我们的身体,有心脏、血液、皮肤等器官,它们各自完成某一特定功能。类似的,心智由不同的心智器官组成,各个心智器官负责某一特定的功能,比如视觉、感知、运动,而且这些器官分开来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必须组在一直,形成完整的心智系统,才能执行各自的功能。

比如视觉功能。我们视物的过程如下:

真实世界——>视网膜图像(二维)——>大脑理解的世界

为方便描述,第一个箭头称为过程A,第二个箭头称为过程B。过程A中,从真实世界到视网膜图像,是有信息损失的,经过过程B形成我们大脑理解的世界,却与真实世界无异。这毫无疑问是心智中视觉系统的功能,他将视网膜图像重建为与真实世界一样,并呈现在我们大脑中。

视觉系统之所以能够重建图像,是因为心智中存在一些真实世界的规则(比如关于光影的成像原理),大脑根据这些规则将视网膜图像重建为真实世界的三维景象。

所有的心智器官都像视觉一样,有一套与真实世界对应的规则,让心智可以真实的反映世界。这套规则是长期进化所得,是对真实世界的适应,最终,这些规则被深深的刻在我们的基因上。

心智进化理论及争议

虽然每个人的能力、智商等会有差异,但每个人都能看东西、说话、听懂别人的话、做基本的数学题、明白因果关系等,这说明每个人的心智功能的构成都是一样的。说心智是由基因(遗传)决定的,指的是这些心智的构成。继续用身体作比如,每个人都有两个眼睛,而且他们都长在脑袋的前面,这是由基因决定的,但大家的视力又有可能不同,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们需要了解心智进化的最终目标,是复制最大数量的基因,这也是基因自身的目标。

关于心智进化理论,有以下三个常见的批评(争议):

  1. 如果心智有天生的结构,不同的人(阶层、性别、种族)就会有不同的天生结构。这就为歧视与压迫提供了合理的两点。
  2. 如果诸如侵犯、战争、拉帮结派以及追逐地位和财富这些可憎的行为是天性,那么他们就是「自然的」,因而也是好的。即使这些行为被认为不好,由于他们是基因决定的,没有办法改变,所以试图进行社会改革是徒功的。
  3. 如果行为是由基因导致的,那么个人不应该为其行为承担责任。如果强奸犯是遵从生物学的指令来传播他的基因,那就不是他的错。

可以看到,三点都是伦理问题。作者的反驳非常干脆,科学与伦理问题同样重要,但需要分开研究,而不应该混为一谈。对于心智构成的研究,显然应该属于科学的范畴。不过,作者还是一一作了说明:

对于第1点:人天生就有不同

自然选择是一种物种内部的同化力量,它消除绝大多数宏观设计变异,因为这些变异不是对现状的改进。自然选择确实依赖于曾经的变异,但它取自这些变异并将之耗尽。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都有相同的身体器官,也同样拥有相同心智器官。可能这些心智器官有细微的差异,但对于研究心智构成来说,这些差异无须关心。

对于第2点:天生的就是对的

这是自然主义谬误。心智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是许多功能的组合,它既承认恶的一面,也同样承认善的一面。这不是进化心理学独家发展,所有主流宗教都承认,心智活动常常是欲望与良知之间的争斗。自然选择设计了我们的心智系统,但自然并没有主宰我们应该接受什么,或者我们应当如何生活。

对于第3点:所有的罪恶都归于基因

随着科学的发展,对行为的解释方式越来越多,导致法庭上有越来越多的脱罪方式。如果没有一种更清晰的道德哲学,任何的行为理由(科学的)都可以被用来消弱自由意志,进而消弱首先责任。无论科学(不只是心智研究)发现什么,似乎科学注定要不断蚕食人类的自由意志。

科学与道德是两个不同层面的思维,只有视为两种不同的观点,我们才能同时拥有他们。

Code

共有7篇文章

Diary

共有51篇文章

Movie

共有22篇文章

Poetry

共有2篇文章

Read

共有9篇文章

Review

共有9篇文章

Tech

共有28篇文章

Trade

共有25篇文章

Travel

共有7篇文章

Weekly

共有0篇文章

2018

共有30篇文章

2017

共有23篇文章

2016

共有89篇文章

2015

共有18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