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ue

《红玫瑰与白玫瑰》:振保的「对」的世界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的一颗朱砂痣。

这是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开篇的一段话,也是书中流传最广的一段。由于这段话,很容易把振保简单理解为喜新厌旧的男子。然而,纵观全书,振保更是一个试图掌握自己的命运,却因自己的懦弱与胆怯,被命运戏弄的人。

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些也是“桃花扇”,撞破了头,血溅到扇子上,就这上面略加点染成为一枝桃花。

这是张爱玲笔下普通人的一生。

振保也是个普通人,出身寒微。但他通过自己的争取,出国留学,学得一身本事,回国后在一家企业谋利高职。他努力,是为了能够自己决定「桃花扇」。

振保游历法国之时第一次嫖妓后,发现「这样的一个女人。就连这样的一个女人,他在她身上花了钱,也还做不了她的主人」,甚至觉得「和她在一起的三十分钟是最羞耻的经验」。

从那天企振保就下了决心要创造一个「对」的世界,随身带着。在那袖珍世界里,他是绝对的主人。

那么,振保所谓「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

振保在英国,有一位初恋女朋友,名唤玫瑰。一方面玫瑰是天真的,她家里养着一只芙蓉鸟,鸟一叫她总算它是叫她,急忙答应一声:「啊,鸟儿?」踮起脚背着手,仰脸望着鸟笼。另一方面,玫瑰也非常开放,她的短裙子在膝盖上面就完了,露出一双轻巧的腿,头发剪得极短,脑后剃出一个小小的尖子。没有头发护着脖子,没有袖子护着手臂,她是个没遮拦的人。无论天真或是开放的一面,振保都是爱的,然而,他心里明白,这样「没遮拦」的女人,娶来移植到中国的社会里,那是劳民伤财,不上算的事。这是他的「对的世界」

所以,当振保要回国的时候,他们分手了。分手时,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玫瑰的身上从衣服里蹦出来,蹦到他身上,但是他是他自己的主人。他控制住了自己,没有越界的行为。这也是他的「对的世界」。之后,他也常拿这事鼓励自己「那种情况下都管的住自己,现在就管不住了吗?」

当得知娇蕊将他们俩的事告诉了士洪,他就病倒了。在病房,佟母对他两的关系含沙射影的说了一通,振保虽然反感,但心里也明白。所以后来,无论娇蕊如何安慰说「你别怕……」「我都改了……」「绝不连累你……」,都被他打断了。最终也很决绝的选择了分手,并且顺了母亲了意,娶了烟鹂,这也是他的「对的世界」。

每一步都是振保自己选的,但结果呢,连「最好的室内运动」也不喜欢,平时唯唯诺诺的烟鹂,最后却出轨裁缝。娇蕊离开士洪,另嫁他人,反而一改勾三搭四的毛病,过起了相夫教子的生活。这是多么的讽刺。

振保他懦弱、胆怯,接受着西式的教育,渴望掌握自己的命运,却因循着中国旧社会的观念,最终反被命运戏弄。

Code

共有7篇文章

Trade

共有25篇文章

Read

共有8篇文章

Movie

共有22篇文章

Diary

共有50篇文章

Travel

共有6篇文章

Tech

共有27篇文章

Review

共有9篇文章

Poetry

共有2篇文章

2018

共有26篇文章

2017

共有23篇文章

2016

共有89篇文章

2015

共有18篇文章